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 演示视频 关注我们吧
文/渡渡 三十岁,安身立命的年龄。 一直惧怕进入三十岁,所以内心不肯承认。 墨菲定律,越是惧怕什么,就越会发生什么。 似乎在我身上发生了很多次。 曾经,年少无知装成熟,真的是往事不堪回首。 从二十岁到三十岁, 仿佛经历了许多, 又仿佛一闪而过,没有留下丝毫痕迹。 毕业、工作、结婚、创业、离婚...... 当这些平常只能在电视剧里看到的剧情, 真实的发生在我身上时, 才发现这是生活的一部分。 你不能抹去,也不能重新演绎。 春天赏花,夏天仰望星空, 秋日看枫叶,冬日大雪封门时,坐在窗前读书。 这样的生活,可是人生一大幸事。 可是我们却越过越粗糙, 每一天都重复的做着前一天的事情, 以至于如此简单的美好, 变成了奢望。 生活需要仪式感, 赏花至此已经远不止是一场活动, 似乎更像是对生命的一种敬畏, 继而引导人们珍惜平日的时光。 十年如一日, 在过去往往是对忠诚以及敬业的一种赞美, 可现在却是对于没有进步的一种贬......
文/渡渡 一度怀疑自己是否真实存在, 自己是否只是高维度中的一粒尘埃。 高维度世界中不会有谁在意,尘埃的形态以及喜怒哀乐。 而尘埃周围会有一群尘埃, 尘埃与尘埃之间会有交集。 行走在满是尘埃的城市里,匆匆忙忙,谁也不会去在意谁, 谁也不愿去多了解谁,仿佛谁该在什么位置,该做什么运动轨迹, 早已被人设定好。 自己却像是一粒被人遗忘的尘埃,随处游荡, 看着他们做着自己的运动轨迹,自己却显得很孤独。 “嘿!您好,我是H1712,请问您怎么称呼呢?” “额……我是D2506。” H1712:“我注意你很久了,怎么你没有运动轨迹呢?好像很自由的样子。” D2506:“大概是被人给遗忘了吧!你呢?也是这样吗?” H1712:“对啊!已经被遗忘很久了,看你很无聊,我们一起走吧!” D2506:“好啊,你能给我讲讲你遇到的有趣的故事吗?” H1712:“没问题啊!” 就这样我们走了很久很久,H1712给我讲了很多关于她的故事,我也讲了很多关于我的故事。 直到有一天,她被人给发现......
文/芋头 抬头望望天,月亮在笑。 低头看看地,浪花在跳。 这个世界,我们多么渺小。 只要努力,就会心比天高。 ——抬头望望天 音乐很神奇啊,这首歌让我想到了那个童年自己,和姐姐一起很中二地喊那句最经典的“冲呀,旋风冲锋”,这是我记忆深处的四驱兄弟。 音乐很真的很神奇啊,它能共鸣。在这个年龄在这样的情景接上这首歌,它带给我们意外的惊喜。 伴着轰隆隆的地铁声,睡眼稀松的样子。 今天是周末,不再拥挤的地铁,也能多一份愉悦。 记得你说,不记得上次开心是什么时候了。 挺难的,其实也不是那么难啦。 小的时候,我们因为一个冰淇凌,一个棒棒糖,有好多好多开心的理由。 长大了,我们得到很多,失去很多,难过的情绪很多。 奇葩说,蔡康永说:快乐和喜悦的最大区别是,快乐仰仗于外来的东西,而喜悦是发自于内心的,小的时候我们很容易快乐,第一次吃到冰淇淋,第一次去滑冰等,而成长后的我们往往不那么容易快乐,快......
文/渡渡 不知何时,开始喜欢一些旧物。 不知何时,开始喜欢一个人发呆。 不知何时,开始与人群渐行渐远。 不知何时,已开始步入中年。 都说三十岁是个坎儿,我却在坎儿下。 都说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我却仍然没有找到通往河西的那座桥。 坐在院子外的田埂上,点燃一支烟,是我最放松的状态。 喜欢这样的生活,不知何时能过上这样悠闲的田园生活。 在别人羡慕你的生活时,你也在向往着别人的生活。 不知何时才是终点。 老旧的门板上,留下时光雕刻的印记。 经历岁月的洗礼,虽满目疮痍,却独具魅力。 看见一座座写满拆字的老房子,不免惋惜。 怀旧的人,珍惜着一切事物。 小时候讨厌下雨,下雨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。 现在却喜欢坐在屋檐下,听雨拍打芭蕉叶, 看雨水流过青砖绿瓦,由珠连成线。 我们总是在怀疑人生,怀疑我们是否本不该如此。 转朱阁 低绮户 照无眠 不应该被忙碌占据了人生,活着不为别人。 只为我们最初的......
从前从前 演示视频 关注我们吧
图文/依依吟啸穿林声 车随着路旁的白杨流逝前行,高速的路标被偶尔撞翻。 开车的人曾说车辆以匀加速,匀减速,匀速直线运动向前,遇到暗物质增减性能。 我说那是否有一人在你生命中永远存在,从小学,初中,大学,一直到死。那么每个人都不孤单。 他说每个人本来就不孤单,你是你,暗物质便是有一个相反的你存在。 原来我们一直都伴随自己的存亡,自己心的苟且,通融,相聚,离别,彼此离别却又特立独行的屹立在时间;至死相随,苟延残喘。 家乡河畔的花都开了,碎碎咧咧的散落着,树旁的柳树静静的呆着,而我喜欢在树下垂钓。我不知道我会钓上什么,也不知道我希望钓什么。也可能我在等一个人出现在身边。罢了。 我喜欢夏姬。 夏姬,祸国醉红颜,九寡为颜色。娆媚宗回身,日月总青春。 夏姬闭月之貌,拂袖获千山。所谓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年惑不夏姬,甚于寒江雪。 而我们倾于她的美貌,采阴补阳; 却忽略了她还有一子,采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