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/网络 文/田可乐小朋友 奶奶家是县城里为数不多的木头房子,在老城区,瓦片灰青,被雨雪淋漓成了黯淡颜色,木的梁,木的门,木的窗,木的墙。那是爷爷把她从山沟里接到县城结婚时的彩礼,算上家具零零碎碎大概九百块,彼时两人的工资加起来每个月统共二十八块五。 这九百块,奶奶住了五十三年。 同样的,那口土灶也陪伴了她整整五十三年。我印象中,她一直都围绕着灶台打转,把黝黑巨大的锅用热水洗净,一把一把往底下的生火口送干草,再倒入预先淘好的米,掺入适量的清水,掩上一方木盖,慢慢扇风,直到把饭煮熟。 寻常人家的灶台上方都有一个小小的烟囱,每到傍晚,大院儿里各家各户的烟囱就升起淡色的炊烟。 她从不轻易揭盖,一般揭开就是热饭上桌的时刻,像一具肉身秒表,走针精确,充满仪式感。 这种锅煮出来的米在我们那叫作“柴火饭”,吃起来绵软弹牙,粒粒饱满,有柴火香气,最底下的米因为接触到的火势最旺而......
图/网络 文/渡渡 漂泊的信天翁「出生」 1990年3月30日,夜很静,还有点冷。医院的产房却忙碌着,灯火通明。 据说,出生的孩子是个立生子,还不会哭,被接生的舅舅打了一巴掌才哇哇大哭。 都说立生子命硬,克人,因为一般立生子都是难产,固而出生时母亲大多都死了,活下来的也因为过程艰难而备受宠爱。而我,属于后者,因为又是家里唯一的男孩,所以更是宠上加宠。东家送米,西家送面,还有鸡蛋,这些就是那时候亲朋好友们最珍贵的礼物了吧。 父亲是个糊涂鬼,我出生时他看的时间是5点多,而楼上的阿姨说听到哭声是7点多,搞得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卯时还是辰时。导致后来每次算命都要算两次。母亲更离谱,舅舅把我抱到她面前,她居然说:“怎么这么丑”。要是我当时会说话,我一定会说:“再丑也是你生的,是你们基因不好”。但是后来也确实证明了他们的基因不好。 爷爷奶奶一共生了五个孩子,我爸排行老三,有两个哥哥......
图/网络 文/渡渡 一切都结束了,我开着车走在熟悉的街道上,同时也变得那么陌生。每天经过的地方变成偶尔经过;偶尔经过的地方,也都变成每天经过。 这么多天的恶语相对,在见面以后也都一笑而过。在风中,在雨里,彼此的陪伴一一呈现。两个人在生活中不能避免争吵,观点不同,思想不同,境遇也不相同。就如同世间没有两片一摸一样的树叶。争吵就像调味品,不可缺少,让平淡的生活变得有滋有味。咸了也要吃,淡了也要过,这就是包容。文字不能完全表达写信人情感,而阅读文字的人会带着当时的情绪来阅读。所以,在争吵的时候,能用语言的时候,千万别用文字;在争吵的时候多想想对方的好,少想想自己的好,这样也可以减少不必要的伤害。别再用过激的言语,伤害你爱着的人。 是结束,也是开始!​​​​
图/网络 文/渡渡 一直想要写一些东西,记录每天所有的经历。然而,文笔并不好,总是写了又删,删了又写。 两个星期前换了新工作,公司楼下有一家书店,每天中午休息的时候,都会进去坐坐。看看书、静静的思考:我今天的忙碌是否对得起自己的内心。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,是否都能一一实现。 很多人,看似很忙碌,其实很迷茫,不知道自己所追求的是什么。按照别人的期许和要求,做着自己并不太喜欢的事,为了更好的房子、车子、家庭而努力工作。然而在独处的时候,却在思考,日常的忙碌,到底是为了什么,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,让自己不得安心。 另有一部分人却截然不同,他们可以没有全世界,却唯独不能迷失自己。时刻提醒自己,怎样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,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,管他谁谁。他们的内心丰富而又强大,快乐而又充实。 人世间,最幸福的事情,莫过于把自己的喜好做成自己的事业。对的起自己的内心,也不枉短暂的......
这几天在看“亲爱的客栈”,虽然是一部17年的综艺节目,因为没有看电视的习惯,所以这个节目还是朋友推荐给我的。 最近和朋友在计划着做一家民宿,想要寻找到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。所以,看了一下这个节目,有了不一样的收获。 刘涛和王珂,阚清子和纪凌尘,完全是婚前婚后家庭关系的代表!也让我在处理家庭感情的问题上有了一些头绪,主动和被动付出 是两个概念,明白了问题所在,也就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!其实,挺心疼陈翔的,这也是我正在经历的阶段,想想也是挺好的。 29岁,正是一个让人迷茫的时期;我的性格,决定了在这一行的发展;不希望被打磨了棱角,不想去配合演戏; 下班后,到海滨城吃了点饭,打算去言几又坐坐。才发现,很久没逛商场,生活离我越来越远! 自由我所欲,家庭亦我所欲,怎样在这之间寻求一个平衡,是一个比较困难的问题。
「对与家装设计,您的理解是什么?」 这是今天去面试时,面试官问我的一个问题。也是我决定放弃家装设计, 转型做工装设计时,面试的第一家设计公司。 我:“我觉得家装设计,就是让人在这个叫做家的地方,有情切感,有归属感。” 「您为什么要放弃家装设计而要转型做工装呢?」 我:“在家装设计行业,已经做了快8年,我所在的每一家公司,都是以签合同为目的, 注重价格,不注重设计,我的设计价值得不到体现。这也是除了做纯设计的设计机构以外, 行业里的通病。每一种风格,每一类户型,做出来都基本差不多,思想被禁锢,知识面得不到 拓展。做工装的话就可以接触更多的材料,风格不同,造型不同,可变性很大,可以充分发挥 自己的想象力,而且我喜欢接触更多新鲜的事物,不喜欢一尘不变。” 「其实对与我们来说,家装比工装更加复杂」 我:“为什么会怎样说呢?工装所涉及的方方面面不是更加繁琐吗?” 面试官:“因为我们所面对的......
“心安之所,便是归处。”这句话一直是我做设计这么多年,所追求的东西,一个让我向往的生活方式,一个让我心灵安定的地方! 家,这个词的定义是什么呢?家不仅仅是一间屋子的形象,家还是温暖的聚拢、牵挂的集合点。有人把居住点称之为家, 也有人把心之所在称之为家。家不仅只限于亲人间的维系,还有朋友至爱,就像一个精神集合体,留住了自己的心,也让自己 为其驻足。 而我的家,似乎和我所追求的不太一样。在一点一点的积累中变得畸形,让我对家的概念并不是和我之前的想法一致,使我 对生活充满了质疑。回家让我感觉到抗拒,下班等于不自由,没想到婚姻生活是如此的让我感觉不到家的存在,让我对家感觉到 如此的怀疑!不知道是因为我是一个传统的人,还是因为我有精神洁癖。让我不希望结束现在的家庭生活。让我一次一次的没有 了底线,一次一次的没有了尊严。 黑夜,是最好的掩饰;酒精,让我的思绪如此清晰;尼......